本報布魯塞爾9月5日電(駐歐記者王鈺深)5日,烏克蘭持續數月的衝突迎來拐點。烏政府和東部民間武裝簽署了停火備忘錄,烏總統波羅申科也於當日下達了停火命令。明斯克停火協議,能否成為烏克蘭重建和平的起點,博弈各方又能否由此轉入以妥協求和解的政治解決軌道?
  都有收手之意
  根據聯合國發佈的報告,超過2600人在烏克蘭東部的衝突中喪生,如今有關方都有意願停止戰火。5日,烏克蘭政府、東部民間武裝的代表在明斯克舉行會談並達成一致,同意當地時間5日18時(北京時間23時)停火。
  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自上任以來,一度想用軍事手段解決衝突,也曾收復部分被東部民間武裝占領的區域,但近日遭到猛烈反攻,不但政府軍節節敗退,連頓涅茨克州南部大型港口城市馬裡烏波爾也面臨失守。
  “一系列挫敗讓波羅申科不得不接受停火。”英國《衛報》分析說。
  俄羅斯政治形勢分析中心謝爾蓋·米赫耶夫認為,烏克蘭將於今年10月舉行議會選舉,波羅申科希望自己的黨團取得多數席位,“要麼勝利地結束戰爭,但這暫不可能,要麼達成某種妥協,然後告訴選民,他保存了烏克蘭的完整並帶來了和平”。
  除戰場形勢不利外,日益臨近的寒冬可能也是促使烏政府想要實現停火的一個重要因素。如果東部戰事不停,來自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還能否有保障將是個問題。
  停火備忘錄的達成還得歸功於俄羅斯總統普京。
  和解不但符合眼下基輔的意願,不管是主動還是被迫,也契合俄羅斯的心意。雖然俄方否認介入烏克蘭危機,但西方國家並不買賬,俄羅斯遭受嚴重的經濟打擊和外交壓力,也使其希望儘快促成烏衝突雙方實現停火,以展現和平姿態,擺脫輿論被動與製裁壓力。更何況,東部民間武裝局面占優,可在與基輔的談判中獲得更多“自治”籌碼,也符合莫斯科的期待。在北約峰會舉行前,普京主動提出“七點和平建議”,態度不言自明。國際文傳電訊社說,停火協議總計14點,主要包括對停火的有效監控措施、交換俘虜、開設人道主義走廊等,基本是普京和平建議的擴充版。
  停火能否長久?
  留給所有人的疑問是,停火能維持多久?
  烏克蘭危機膠著9月有餘,和解的呼聲與對抗的吶喊交錯起伏,此前,烏衝突雙方多次達成協議,但常在數小時內便告作廢。波羅申科將本次停火稱作“初步協議”,意味著雙方未來將進行多輪談判,這也帶來了不確定因素。
  一方面,停火協議是否能得到有效落實,取決於烏克蘭執政集團“主戰派”與“主和派”的角力以及美國的態度。英國《衛報》指出,當波羅申科談論停火的時候,基輔另有“雜音”,將俄羅斯稱為“恐怖主義國家”並要求北約接納烏克蘭,這可能令結束衝突的希望“落空”。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則直接將和談背景下基輔“主戰派”反俄言論的激增歸咎為美國的“積極外援”。
  而即便在會談進行的同時,馬裡烏波爾市附近的槍炮聲仍不停歇。支持烏克蘭政府的民兵組織“亞速營”指揮官安德烈·別列斯基表示,他會遵守停火命令,但許多民兵組織可能會繼續戰鬥收復失地。有分析人士指出,波羅申科可能並未完全掌控前線的戰事,如果來自中西部的激進分子繼續戰鬥,東部民間武裝也會作出回應,協議將成一紙空文。還有一種聲音甚至認為,停火不過是基輔的緩兵之計。
  從長遠看,明斯克停火協議能否“長命”甚至成為烏克蘭危機的拐點,關鍵在於博弈各方能否達成妥協。比如,烏克蘭東部地區可以獲得多大程度“自治”,烏克蘭是否保持中立國地位,俄羅斯與西方的角力最終如何等等。
  博弈仍在繼續
  停火可以減少烏東部地區的流血、傷亡,即便如此,但矛盾尚未徹底解決。
  英國《衛報》分析說,烏克蘭當局很難接受由東部民間武裝控制部分領土的事實,但又無法承受巨大的人員傷亡。烏克蘭定於10月舉行議會選舉,如果無法繼續以強硬姿態對待東部武裝以迎合“主戰派”的呼聲,波羅申科領導的政府很可能成為出氣筒,極端黨派則有機會獲得支持上臺,進而對烏克蘭前景帶來更大危險。
  另一方面,東部民間武裝手握東部多個城市,停火協議給予他們時間鞏固對占領地區的控制。有歐洲媒體擔憂,一旦其能夠穩固“小王國”,難保未來不會繼續蠶食東部其他地區。
  儘管俄羅斯在會談中態度積極,但歐美仍在醞釀新一輪的製裁方案,針對能源、國防、銀行等多個領域。目前來看,歐美、北約並不滿足於一紙停火協議,而是希望俄羅斯徹底從烏克蘭放手。隨著聯繫國協定的簽署,烏克蘭已經在歐盟和俄羅斯之間選擇了前者,但俄羅斯明顯不甘心將烏克蘭拱手讓人。
  如此看來,烏克蘭東部戰火也許能夠暫時平息,但各方之間的製裁戰和口水仗還會繼續。  (原標題:停火協議能否成烏危機拐點?)
創作者介紹

Festival

cr16crzg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