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媒體報道,山東省和江西省南昌市戶籍管理部門已經允許新生兒憑出生醫學證明落戶。這意味著山東省和江西省南昌市已經啟動新生兒辦理戶口與征收社會撫養費“脫鉤”的改革試點。一方面,這是進步;另一方面,這一進步又遠遠不夠,因為只是限於山東省和江西省南昌市兩地,而且即使這兩地也仍然繼續對原有的超生新生兒執行在沒有征收社會撫養費之前不予上戶口政策。    
  黑戶人口階層是上世紀80年代初以後中國形成的特殊社會現象,中國的戶口制度本身並不意味著製造出一個黑戶人口階層,因為《戶口登記條例》第2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都應當依照本條例的規定履行戶口登記”,既然是“都應當”,那就理應是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都有戶口,即使由於操作遺漏也只能形成極個別的黑戶,而不會形成一個黑戶人口階層。就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來說,估計黑戶人口達1300萬人左右,這一數字超過了希腊總人口,難道還不構成一個社會階層?之所以會形成這一特殊社會階層,與戶口登記和司法普遍性瀆職有密切關係。
  將戶口登記與征收社會撫養費掛鉤被有些專家稱為土政策,這一說法並不准確。如果僅僅是土政策,就只能是個別地區的個別現象,但是,將戶口登記與征收社會撫養費掛鉤卻是中國的普遍現象,作為普遍的政策現象而稱為土政策說不通。然而,這確實不是國家政策,找不出明確的國家政策文本條文證明。唯一可以給予解釋的,只能是戶口登記和司法的普遍性瀆職。戶口登記本身並非政策,而是法律,將戶口登記與征收社會撫養費掛鉤超越了法律,戶口登記部門如此做屬於違法,不給予公民登記戶口屬於明確的瀆職行為。對於該瀆職行為,公民無法啟動正式訴訟程序以維護自身公民權利,法院不會受理,即使受理也不會判決公民勝訴,因此,戶口登記部門普遍的瀆職行為受普遍的司法瀆職行為保護。正因為有著這樣普遍的瀆職存在,黑戶才形成了具有龐大人口數量的特殊社會階層。
  將戶口登記與征收社會撫養費掛鉤對於計劃生育政策本身即是荒誕的。計劃生育包括兩個方面的基本內容,一是人口數量控制,二是人口質量提高,其基礎理論之一是優生學,優生學不僅包括孩子出生以前階段的各種因素,而且涵蓋了出生以後的撫養、教育等。超生孩子既然已經出生,國家和社會就應該幫助其解決教育等問題。將戶口登記與征收社會撫養費掛鉤,超生孩子難以得到正常教育,這部分人口的質量就無法提高,也就不符合優生原理。
  總之,將戶口登記與征收社會撫養費掛鉤既不能從宏觀上解決人口數量問題,又不能解決優生問題,其本質恰恰違背了計劃生育目的。而為了對其維護,又只能通過執法與司法的普遍瀆職進行,製造出一個黑戶社會階層,更是深遠損害國家和社會的發展和進步,成為災難。
  (作者系法律工作者)
(原標題:顧則徐專欄:黑戶人口階層的存在是個災難)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Festival

cr16crzg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